文化旅游節流動的盛宴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8-12-07

   節日的發展史是一部人與天地萬物的對話史。從農耕手作時代過“大”節,到互聯網時代過“趣”節,節日不再只是大開眼界和口腹之欲的滿足,人們對精神文化需求提出了更多、更高級的設想。

  在全世界所有的特定節日中,沒有一個節日比文化旅游節更能折射時代和社會的印記。這是一個超越國界、讓生活在地球村的所有人產生共鳴的時空集合,它是一場讓思想、文化在一個包容平臺上交往、交鋒、交流的文旅大狂歡。

  我們時代的文旅大聯歡

  文┃P.T.Zutrice

  文化旅游節,就是一場記錄時代、融合文化、整合社區和助推產業發展的“流動的盛宴”。如果說普通節假日是人類為體現自身存在而創造的一種記錄方式,那么由華僑城舉辦的文化旅游節,無疑是我們時代的一場文旅大聯歡。

  假如你有幸年輕時在巴黎生活過,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論去往何方,她都與你同在。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盛宴。”

  這是海明威在《流動的盛宴》里的一句話,也是他為現代城市的靈魂和精髓定下的一個標準:不論你在哪里,不論你去哪里,那些能承載“流動的盛宴”的城市,才是有靈魂、有文化的社會空間。

  文化旅游節就是這樣一場記錄時代、融合文化、整合社區和助推產業發展的“流動的盛宴”。如果說普通節假日是人類為體現自身存在而創造的一種記錄方式,那么文化旅游節就是我們時代的一場文旅大聯歡。

  在一個節日里,閱盡社會和時代符號

  從社會層面上看,節假日讓物質生產與精神生產彼此包容并發生有機運動。有一種說法是:人類為了紀念在地球上生活的每一瞬間,于是創造了節日,作為記錄自身活動的一種工具;人類為了加深自身的溝通交流和彼此互動,于是創造了有各自特點的節日。

  當藝術策展人、日本“大地藝術節之父”北川富朗在2000年創造“越后妻有藝術節”時,他腦子想的是以大地為畫布,以藝術為坐標,把世界的目光匯聚到日本的一處偏僻鄉村中,以節日的形式,為日本和世界的鄉村藝術把脈。

  “透過藝術的發現,激活當地居民的自豪感;提倡活用舊物品,創造新價值。”這是北川富朗的設想,也是“大地藝術節”這個新節日被創造的緣由。

  大地藝術節每年的策展,讓老齡化、少子化、人口外流的越后妻有地區實現了跨入新世紀后的一次“文藝復興”,而這種通過一個節日帶動一個地區甚至一個國家在特定領域復興的做法,也為這個時代書寫了最真實、最寫意的符號。

  在全世界所有的特定節日中,沒有一個節日比文化旅游節更能折射時代和社會的印記。當文化和旅游彼此結合后,你會發現,從南海之濱到燕趙北國、從八百里秦川到彩云之南、從人杰地靈的江南到鐘靈毓秀的巴蜀,你能在一場“流動的盛宴”中一覽全國五十多座城市的風土人情;在這個“以文化為核心、以旅游為載體”的節日里你能了解到時下最熱門的三大創意產業——文創、科創和鄉創;而在華僑城打造的文化旅游節里,你能看見各傳統習俗在過去的演變、各文化形態在今天的發展及各行業領域在未來的趨勢。

  在文化旅游節里,你能閱盡這個社會和時代的符號:成都的安仁博物館古鎮為你叩開深入了解近代歷史的大門;“OCT鳳凰花嘉年華”讓你明白自然生態、文化藝術、城市生活搭建的“三位一體”;世界之窗打造的《盛世紀》大型劇目,則讓你見到世界文明與中華民族的千年夢想。

  在一個節日里,讀懂世界多元文化

  從文化層面上看,節假日促進了傳統與現代、保守與自由、國內與國外不同性質文化的交匯和流動。而世界上有一種特定的節日,能超越國界,讓生活在地球村的所有人產生共鳴,這個節日叫做“狂歡節”。

  在整個基督教的歐洲,狂歡的生活方式業已存在了幾百年。狂歡節的拉丁文carnelevarium,意即“把肉搬走”。看到這里吃貨們也許就會明白,狂歡節也許是所有節假日里和吃最有淵源的。

  文藝學家巴赫金把狂歡節看作一種動態的思想交鋒,在一個被感官刺激放大的節慶里,多元文化和觀點能兼容并蓄,人們生活于其中,每一個人都參與其中,因為狂歡這個觀念本身就包括全體人民。它具有一種普遍精神,是整個世界的特殊狀態。

  循著這個角度深入觀察,你也許會發現,文化旅游節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狂歡節,它是一場讓思想、文化在一個包容平臺上交往、交鋒、交流的文旅大狂歡。

  以華僑城主辦的鳳凰花嘉年華為例,2016年,首屆嘉年華就以“讓生活變成一場節日”為主題,把這個以自然生態、文化藝術、城市生活為核心的活動,變為一場由生活和藝術交織的狂歡節。2017年的第二屆嘉年華則結合“深圳植物年”,與第19屆國際植物學大會IBC等國際盛會結為合作伙伴,圍繞“這很自然”的主題,用全新的國際視角觀察生活、剖析生活、解讀生活。

 

  OCT鳳凰花嘉年華

  今年的OCT鳳凰花嘉年華,則是名副其實的多元文化狂歡節,不信請看其中的部分活動構成:“Play me, I'm yours”是由國際頂尖公共藝術家Luke Jerram發起的全球性城市公益鋼琴活動,秉承“人人都可以彈奏的鋼琴”這一質樸理念,在10年里,用1850臺鋼琴在全球55座城市吸引了超過1000萬人一同感受音樂的動人魅力;“種子游學”是一場以自然為主題的城市游學項目,由美國布朗大學博士后馬立安教授擔任專家導師,帶領學員在熟悉的環境中學習與觀察,了解城市的發展、了解自然的定義、學會與自然共生;“Pecha Kucha Night”是由日本東京Klein Dytham Architects(KDA)設計事務所發起的全球性非營利創意論壇,已經在全球1000多個城市開展活動……

  可以說,以鳳凰花嘉年華為代表的文化旅游節,在社會空間里制造了一個能同時汲取中外藝術精髓的“文化場”,在這個文化場里,生活的寬度被無限拓展,藝術的廣度被無限放大,生活和藝術的種子也在此生根、吐芽。

  在一個節日里,探尋文旅發展新模式

  特色小鎮是中國城市發展的“正在進行時”。

  中國城市發展的“過去時”既豐富多彩,又效率驚人:通過高度競賽,解決了高與低的問題;通過行政擴容,解決了大與小的問題;通過拆舊立新,解決了新和舊的問題。

  不過,當“念鄉鎮”“古韻小鎮”“創意園區”“××小鎮+”這些“千鎮一律”的小鎮名字出現在眼前時,我們很難不對各城市一哄而上建特色小鎮的現狀感到擔憂,至少中國城市為特色小鎮強行玩概念、造名字的能力,在現階段遠超對城市的規劃、培育和創新能力。

 

  成都安仁古鎮 《今時今日安仁》

  特色小鎮的出現既帶來了發展文旅產業的新視角,引發了關于特色小鎮選址以及“千鎮一面”等諸多疑問。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陸銘曾就特色小鎮的選址問題,有過一個通俗易懂的解釋:“就好比開餐館,你如果菜品多,做出的菜味道好,那不管你開的店離城市多遠,總還是會有人光臨的,因為別人愿意花費時間成本去品嘗;如果你炒的菜沒什么特色,你就應該選擇離城市近一點。”

  只要做出特色,只要足夠有趣,人們自然會用腳投票,這是陸銘觀點的核心。目前華僑城在全國參與運維和管理的40余個特色小鎮中,深圳甘坑客家小鎮稱得上是“特別的一個”。原來,這個小鎮的橫空出世,來源于華僑城深入發掘客家傳統文化底蘊,并對甘坑留存的傳統文化習俗進行了系統性的保護和整合,繼而孵化出了小涼帽及一系列周邊IP形象。與此同時,這些形象與VR、AR等高科技元素相結合,進而探索出了特色小鎮的一條發展新路徑——IP town模式。

  在破題“特色小鎮發展模式”的今天,華僑城通過文化旅游節的搭建,以及對“文化+旅游”模式內涵和外延進一步的打開,探索出了“文化+旅游+城鎮化”“旅游+互聯網+金融”的創新發展模式,這條新路徑或將成為特色小鎮在布局文旅產業時的一個國內范本。

  所謂“文化+旅游+城鎮化”創新發展模式,即積極探索城鎮化建設的新路徑、新方法,提升特色小鎮“生長力”,讓城鎮居民切實感受到“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美好生活圖景。具體來說就是借助華僑城“文化+旅游”的傳統優勢,采取政府、村鎮、企業、民間社會資本等多方合作的共享模式,搭建新型開放的城鎮化綜合開發平臺,構建起“文化+”“旅游+”等新興產業生態集群。

  在一個節日里,推動文旅產業更新發展

  在記錄時代符號、融合多元文化并探索出文旅發展的新模式后,我們還需要怎樣深入理解文化旅游節——這個社會空間里“流動的盛宴”?

  讀懂文化旅游節,首先得意識到當前文旅產業的“三層天花板”。

  目前國內的旅游景區存在明確的地域界限,曾經單純的景區建設、經營,往往是孤立的、與社會割裂的,甚至呈現景區內外“兩重天”的景象。

  2018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全域旅游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旅游的核心資源體是景區,但在新興的資源中,城市、鄉鎮和風景道都可作為景區的一部分……樹立‘旅游即生活’的理念”。

  為突破這層“天花板”,華僑城集團的策略是,以全域旅游為軸,帶動各地相關產業協同發展。全產業融合的實質是“旅游+”,所以在文化旅游節中,華僑城各個全域旅游“先鋒陣地”紛紛主動出擊:

  云南麗江老君山金秋黎明傈僳文化風情展演、元陽哈尼梯田農耕體驗季、海南中廖村“飛揚天涯·青春三亞”高校戶外定向運動挑戰賽等,實現了從“旅游+”到“+旅游”的華麗轉變,讓各行業主動融合旅游,形成了文旅產業發展的新格局。

  文旅產業的第二塊“天花板”,即文旅產業范圍內不同業態之間的區隔。雖然“文旅”口號喊了多年,但在以往,文化、旅游分屬不同產業,相關業態之間往往存在明顯的界限。

  針對這塊“天花板”,華僑城通過打造內部不同業態的旅游目的地,在用文化為多領域賦能的同時,也在不經意間推動文旅產業向前邁了一大步。

  試想一下,當你置身于歡樂谷、世界之窗等主題公園中,當你前往成都安仁古鎮、深圳甘坑客家小鎮等特色小鎮游覽,當你去OCAT華僑城當代藝術館群、OCT-LOFT華僑城創意文化園等藝術場館觀摩,當你造訪海南中廖村、汕尾螺溪谷等美麗鄉村,當你自駕或組團尋訪山西平遙古城、江蘇茅山景區等歷史自然名勝時,你面前出現的不是單一的一個公園、一個村莊或一個景點,而是由主題公園、自然鄉村、藝術工坊和名勝景區組成的旅行目的地矩陣,你遇見的,將是一個嶄新的、立體的美麗新世界。

  時間與空間上的界限,成了文旅產業的又一塊天花板。淡季出游擔心氣氛不濃、難請假,旺季出行體驗感差又人滿為患,這是現代都市人在選擇出行和旅游目的地時的一大困惑。

  但如果有這樣一個節日,它能在兩個月的時間里,為你提供全國范圍內所能調動的全部旅游資源,也能讓你在錯峰出行中參與并感受到多元、立體的文旅活動,那么這樣的節日一定能收獲人氣和人心。

  這樣的節日,我們曾經把它叫做狂歡節,如今,它有了一個新名字:文化旅游節。

  盤點全球十大快樂節

  ┃馬刺

  從狂歡節到啤酒節,從戲劇節到文化旅游節,人類通過創造節日,記錄這個星球最美麗和動人的瞬間。

  攤開世界地圖,你會在每個角落都看到節慶日跳動著的閃光,每個點匯聚成一幅內容各異、主旨宏大的畫卷,構成了我們星球上最具魅力的盛宴——越后妻有大地藝術節是藝術和生活的盛宴,慕尼黑啤酒節是高粱和谷物的盛宴,魁北克節是語言和宗教的盛宴,諾丁山狂歡節是街頭和民族文化的盛宴,悉尼香濃咖啡節是物產和果實的盛宴,清邁水燈節是感官和視覺的盛宴,阿維尼翁戲劇節是藝術和舞臺的盛宴……華僑城文化旅游節則是文化和旅游的盛宴。

  現在讓我們盤點一下這個星球上那些璀璨的節慶,看看它們是如何在地球村的各個國家中成為流動盛宴的。

  德國慕尼黑啤酒節

  The Munich Oktoberfest

  時間 每年9月末至10月初

  啤酒是慕尼黑的主角。節日開幕當天正午,伴隨12響禮炮,慕尼黑市長用木槌把黃銅龍頭敲進一個大酒桶內,擰開龍頭將啤酒盛在特制的酒杯中。市長飲下這第一杯,狂歡正式開始。持續兩周左右的啤酒節是慕尼黑一年中最盛大的活動,也是一場大型的角色扮演。巴伐利亞貴族、普魯士容克地主、阿爾卑斯山腳的牧童、萊茵河畔的磨房主,以及科隆教堂的修女……德國人穿上民族特色服裝,奏響音樂,駕著鮮花馬車穿過市中心,最后到達42萬平方米的特蕾西婭草坪開懷暢飲。

  法國阿維尼翁戲劇節

  Festival d'Avignon

  時間 每年7月

  每年夏天,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法國南部小城阿維尼翁準時化身歐洲現代戲劇大舞臺。遠道而來的戲迷在城里待上幾天,過足一把藝術癮。作為當代表演藝術界最重要的國際盛典之一,阿維尼翁戲劇節提供豐富的劇目、朗讀會、展覽、電影、音樂舞蹈以及辯論。整整一個月,人們暢所欲言,分享感受,每個人都參與到鮮活的藝術氛圍之中。在阿維尼翁,戲劇脫下高貴的外衣,普通人也能在節日熏陶中提高藝術修養和文化情趣。

  泰國清邁水燈節

  Loy Krathong

  時間 每年11月

  泰國的傳統節日中,最美不過水燈節。雨季過后,河水高漲,月光皎潔,輕快的《放水燈》歌聲中,上演著一個歡樂溫馨之夜。人們點燃香燭,閉眼呢喃,隨后將親手制作的水燈放入河流,祝禱家人一年平安順遂,寄托心中美好的愿望和祝福。水燈節也是浪漫的情人節。泰國青年男女們相約來放水燈,為愛祈禱,希望雙方早結良緣。水面漂滿水燈,燭光閃亮,戀愛中的男女也頻閃著心動的信號。

  加拿大魁北克節

  La Fête nationale du Québec

  時間 6月24日

  作為魁北克的省慶日,魁北克節是魁北克民族的節日,也是講法語的魁北克人最重要的日子。每年這一天,魁北克省最大城市蒙特利爾市白天會組織大游行,晚上則是大規模的露天演出。公園大聯歡、巨型木偶游行、煙花秀……當地家家戶戶裝飾著藍白兩色(魁北克省旗圖案色)的氣球,流露著作為魁北克人的自豪和驕傲——法裔加拿大人也有了一個屬于自己的節日。

  印度/尼泊爾灑紅節

  Holi Festival

  時間 春分日

  灑紅節源于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在印度,灑紅節是印歷的傳統新年。而“節日之邦”尼泊爾全國節日多達300個,最矚目的也是灑紅節。近年來興起的“彩色跑”(Color Run)便是借鑒了灑紅節的做法。節日期間,人們互相投擲水球,向他人身上潑灑繽紛的顏料;人們載歌載舞,用色彩迎接萬物復蘇的春天到來,同時表示喜慶和祝福。捉弄別人和盡情歡樂是灑紅節的精神所在,低種姓的人將顏料灑向高種姓的人,暫時忘記階級差異,灑紅節也寓意著人們消除誤解、捐棄前嫌。

  巴西狂歡節

  The Brazil Carnival

  時間 復活節前47天

  巴西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狂歡節和地球上最偉大的表演,其中以里約熱內盧狂歡節最為著名,每年都吸引數百萬國內外游客。2月中旬或下旬,規模盛大的游行中,彩車駛過,鼓手擊鼓,歌手高歌,桑巴舞小姐姐扭動腰肢。熱情外放的南美人身著奇裝異服,跟隨節奏簇擁左右。狂歡節組織者甚至特地為游客開設了桑巴舞速成班,好讓他們也能盡情融入桑巴風情。最初的狂歡節僅限于貴族,直到1852年,葡萄牙人阿澤維多指揮樂隊走上了街頭,黑人白人、窮人富人、男女老少全民歡騰,狂歡節成為了大眾的節日。

  西班牙布尼奧爾西紅柿節

  La Tomatina

  時間 8月最后一個星期三

  布尼奧爾鎮的西紅柿節不僅是西班牙的國家文化遺產,也讓西班牙式熱情和瘋狂享譽全球。“番茄大戰”在鎮中心廣場開始,正午一聲令下,早已等候多時的人們立即沖向滿載西紅柿的大卡車,抓起這些“紅色子彈”胡亂向身旁熟悉或陌生的人砸去。爛熟的番茄爆開,參與者被紅糊糊的茄汁淋透,在一百多噸的“番茄海”里狂歡。在這里,西紅柿給人們帶來的不只是豐收的喜悅,還有壓抑郁悶的極度釋放。兩小時后,人們精疲力盡,“彈盡糧絕”,爆竹聲催促著結束,打掃過后的小鎮又恢復了往常的寧靜。

  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藝術節

  Echigo-Tsumari Art Festival

  時間 每三年一次

  意為“被白雪覆蓋的村落”的越后妻有正是川端康成筆下的唯美“雪國”。但到了20世紀晚期,這里卻變得落魄凋敝。而現在,越后妻有正在被藝術節復活。創立于2000年的大地藝術節在越后妻有76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展開,是當今世界上規模最大、水準最高、影響力最廣的國際戶外當代藝術節。節日以“人類被自然包裹”為基本理念,將藝術作為路標,引領人們走進自然,重新發現地域,實現“人與自然、鄉土和藝術”的連接。讓藝術介入鄉土,從而活化地域,越后妻有大地藝術節成為以藝術帶動鄉村振興的典范。

  愛爾蘭圣帕特里克節

  St. Patrick's Day

  時間 3月17日

  綠色是這個節日的代表色。這一天的都柏林天氣寒冷,但參加狂歡的當地人和游客熱情不減。人們佩戴象征愛爾蘭的三葉草,頭頂綠帽,染上綠胡子,系上綠圍脖,臉上也用綠色油彩畫出三葉草的圖案,同時手持綠色啤酒,穿著綠白橙相間的國旗色衣服,歡快地走上街頭。圣帕特里克節是愛爾蘭人與全球愛爾蘭裔移民慶祝共同身份和文化的節日。愛爾蘭旅游局每年會舉辦“綠動全球”活動,邀請世界各地的標志性建筑點亮綠光,金字塔、比薩斜塔、悉尼歌劇院和八達嶺長城等齊齊亮起綠色燈光遙相呼應,加入慶典以示慶祝。

  中國華僑城文化旅游節

  時間 10月1日-11月30日

  從中國第一家主題公園“錦繡中華”起步的華僑城,多年來深耕文旅相關產業,首屆華僑城文化旅游節應運而生。2018年國慶期間,華僑城文化旅游節開展了豐富的活動:全國七地歡樂谷舉行國際魔術節、街頭藝術節、潮玩節等;深圳甘坑新鎮系列活動;四川安仁天府古鎮藝術節;黃龍溪古鎮匠人藝術季;海南中廖村農民豐收節;昆明九鄉風景區的國際帳篷節;麗江老君山的金秋黎明傈僳文化風情展演……華僑城旗下旅游企業累計接待游客近600萬人次,創歷史新高。作為史上最大規模的文化旅游節,華僑城踐行“歡樂在一起”的節日主題,為人們帶來一場跨時間、跨空間、跨業態的全景生態旅游節慶。

  當代節慶3.0

  從過“大”節到過“趣”節

  文┃馬刺

  節日的發展史是一部人與天地萬物的對話史。

  中國古代講究農耕手作的生活儀式感。辛棄疾筆下“無端風雨,未肯收盡余寒”的立春,女子剪彩為燕(“春雞”),貼羽為蝶(“春蛾”),纏絨為杖(“春桿”)。韋應物筆下“雨中禁火空齋冷,江上流鶯獨坐聽”的寒食節,人們祭掃、踏青,不生煙火,只吃冷食。王駕筆下“鵝湖山下稻粱肥,豚柵雞棲半掩扉”的社日,農民祭拜土地神,祈求當年風調雨順、五谷豐登。

  這些約定俗成且有明確主題的社會活動是節日的1.0版本,它們帶有鮮明的農業文明特色,需要看四季變換和農作物生長的臉色。一系列傳統節日被講究禮儀的古人世代相傳,而延伸至今的清明、端午和中秋由現代人“法定”,從“節”升為“假”,帶動探親休閑人口的遷移小高潮。

  行業節日和重大慶典的出現賦予節日新的活力。以教師節和護士節為代表的日子向基層致敬,讓過節對象燃起使命感和成就感。翹首以盼、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和奧林匹克盛典,更是全人類的話題和焦點。

  可人們并不滿足于此,幸好互聯網和定制精神來了。國際懶人節、英格蘭干酪翻滾節、泰國猴子斗毆節、澳大利亞金槍魚折騰節、韓國泥漿節……娛樂化和輕松的尺度印證了現代人的過節經——從過“大”節到過“趣”節。

  國際勞動節和世界地球日固然值得全民慶祝,但民族的、地區的,甚至城市性的節日越來越多地引起人們的興趣。人們甚至開始反思過節時“走馬觀花”的毛病,從“是什么”進一步追問到“為什么”。民族的融合、歷史文化的積淀、社會心理的變化等,都為節日的發展帶去了新的元素。

  城市與節日相互依存的關系很簡單:節日不能脫離城市特色而存在,城市也不能沒有主題節日來加冕

  今天你過什么節?我們幾乎生活在各種節日密不透風的檔期中。“撞節”如撞衫,也讓每一天都多了些談資和自嗨的理由——3月14日,你選擇過白 人節還是圓周率日?10月24日,你關注聯合國日,還是慶祝程序員節?10月1日除了國慶,你會不會也參加國際音樂日、國際老年人日或者世界素食日的活動?

  自然景觀、文學藝術、體育科技、美食物產、宗教民族……豐富的自然和人文遺產使得節日花樣百出。數輪洗牌過后,不少新興的主題節日發揮優勢,實現了“逆風翻盤,向陽而生”。

  雖稱不上“躺贏”,但不少佼佼者確實利用了地域優勢來造節。無論是提升本地人的歸屬感和幸福感,還是賺取外地游客的美譽度,節慶對于一座城市而言,具有不可替代的增值作用。城市與節日相互依存的關系很簡單:節日不能脫離城市特色而存在,城市也不能沒有主題節日來加冕。

  北緯33度附近,淮河與國內第四大淡水湖洪澤湖在此交匯,96萬畝水域面積,120多座水庫,100多種藻類水草,豐富的水資源和良好的生態環境使這里成為最適宜龍蝦養殖的區域之一。“地主”盱眙縣沒有放過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經過18年用心經營,“盱眙小龍蝦節”已成為一座金字招牌。

  每年6月的萬人龍蝦宴上,國內外游客摩拳擦掌,50噸小龍蝦一掃而空,每桌都堆滿紅彤彤的蝦殼。盱眙龍蝦的品牌價值已接近170億元。小龍蝦節成功的秘密是什么?盱眙縣委書記曾公開表示:“關注度和參與度是節慶的生命線,創新和創意則是節慶的活力源。”頂著“中國龍蝦之都”的稱號,盱眙走出了“龍蝦+”的節慶產業大文章。

  濰坊市區東北15公里的楊家埠村是風箏的故鄉,楊家埠風箏做工考究、繪制精細、起飛高穩。濰坊人懂得因地制宜的道理。每年4月,濰坊國際風箏節如期到來,展示了民俗技藝,也傳播了城市魅力。同樣大獲成功的還有武大櫻花節。武漢大學珞珈山校園人頭攢動,只為目睹千株櫻花的短暫盛放,櫻花節讓有些“直男”性格的工業重鎮武漢突然變得溫柔起來。

  今年秋季的華僑城文化旅游節也深挖了地域特色,在云南推出繽紛盛宴:祿豐黑井古鎮的篝火晚會、昆明轎子雪山的祭山活動、昆明九鄉風景區的國際帳篷節、元陽哈尼梯田的農耕體驗、麗江老君山的金秋黎明傈僳文化風情展演、香格里拉藍月山谷的徒步挑戰,以及迪慶康巴藝術節……每一項都展現了當地獨特的地理風貌和民族風情。

  在科技和互聯網力量的支撐下,商業嘉年華也得到了大眾認可。“雙十一”購物節被公認為最大的線上狂歡,它讓“買買買”——由節日塑造的行為習慣——就像到點吃飯一樣自然。瘋狂消費的快感在這天來得徹徹底底,讓人們把原本當天“光棍節”的戲份忘得干干凈凈。

  有時,節日的成功也因為突出的民族或城市性格而變得簡單。善于斗牛的西班牙人發明了奔牛節,離不開啤酒的德國人創造了慕尼黑啤酒節,盛產本土作家的英國巴斯設立了簡·奧斯汀藝術節,常年冰雪覆蓋的北海道擁有了札幌雪祭……有了廣泛的群眾基礎,節日的出現顯得自然而然。

  很多年前,國內流傳著一句話——開幕式成功,節慶就成功了

  主題節日的成長也并非一帆風順,同質化是當下各類節日最明顯的敗局。購物節和美食節復制粘貼般的運作,個體的成功往往引出一群想要吃螃蟹的跟風者,就像《好奇心辭典》對“音樂節”的吐槽:“現如今沒舉辦過個把音樂節,在二三線城市里都抬不起頭。”這種“一呼百應”的雷同模仿不僅帶來了審美疲勞,也造成了資源浪費。

  即便闖出了自己的特色,不少節日距離樹立強烈的品牌意識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早期創辦的節慶單純為了招商引資,“文化搭臺,經濟唱戲”的口號流行一時,節日淪為經濟指標的附屬品。

  關于節慶,很多年前國內流傳著一句話——開幕式成功,節慶就成功了。結果許多被給予期待的節日虎頭蛇尾,草草收場。這種一炮打響之后卻啞火的做法,也讓不少城市的主題節日走了彎路。樹立品牌需要細水長流的努力,對節日運營缺乏耐心,想立竿見影獲得良好口碑和經濟效益就顯得不切實際。

  承辦主題節日的主題公園在發展過程中也曾有過一段同質化嚴重、市場淘汰率較高的時期。主題公園是一個投資大、回收期長、業務內容相對復雜的領域,解密主題公園的成功,華僑城提供了幾點經驗:除了契合市場需求并堅持品質至上外,不斷創新可以賦予主題公園新的內涵和活力。

  過去30多年的運營中,華僑城創造了很多耳熟能詳的主題公園產品模式,如村寨表演、大型廣場演出、主題節慶活動、媒體演藝合作等,華僑城創新的潑水狂歡節、啤酒節、魔術節、萬圣節、新春燈會等節慶和活動則已成為國內主題公園甚至城市的統一行動。

  主題節日以慶典的形式存在,但終究以文化內核為長久生存的法寶

  那么,與現代化并進的主題節日,究竟還能亮出什么底牌?

  日本學者名和太郎在《經濟與文化》一書中提出了“文化力”的概念,并指出“文化是產業的決定因素”。節日以慶典的形式存在,但終究以文化內核為長久生存的法寶。

  數據也給了節日重塑文化自信的底氣。據國家文化和旅游部統計,2018年國慶假期,全國共接待國內游客7.26億人次。文化類景區訂票同比增長超過36%,90%以上的游客參加了文化活動,前往博物館、美術館、圖書館和科技館的游客超過四成。文旅融合發展的大背景下,文旅消費呈快速增長態勢。

  北京大學政府文化研究中心(原中國節慶研究中心)主任鄧峰曾公開表示,節慶應該有“獨特而鮮明的文化主題”,每一個重要節慶都承載著所在地民眾的情感。日本人熱衷參加各類“祭典”——春季的“雛祭”(偶人節)和“花見”(賞櫻花),夏季的花火大會,秋季的敬老日和冬季的光之祭典(燈光秀),大多數節日都是區域文化的共鳴。

  “假如火藥被用作花火,那么就預示著和平”,戰時的日本民俗節慶“花火大會”是長久和平與健康的象征。如今,“花火文化”突破次元壁,出現在電影《海街日記》和動漫《灌籃高手》里,同時被賦予了新的文化內涵:一生中一定要和戀人去看一次花火大會才不枉青春。

  過節,不再是單純的大開眼界和口腹之欲的滿足。人們開始對精神文化需求提出了更多、更高級的設想。早在20年前,華僑城便進行了“文化+”的嘗試,將富有文化氣息的節日、慶典進行包裝,賦予其更加豐富的內涵和形式,如今更是以文化“產業化”與產業“文化化”,將文化的靈魂賦予不同業態。

  在2018年華僑城文化旅游節上,從以積極推動當代藝術發展,落地深圳、上海、北京、西安、武漢等區域核心城市的OCAT華僑城當代藝術中心館群,到由舊工業廠房改造而成,囊括創意設計、藝術文化、時尚休閑等多樣文化的OCT-LOFT華僑城創意文化園,再到成都安仁華僑城創意文化園、佛山順德盒子美術館等,均有大量內容豐富的文化創意及公共藝術活動呈現:“中國當代攝影四十年(1976—2018)”、王長存&朱昶全雙個展、德萊頓·古德溫個展、“2018研究型展覽:策展方案入圍展”、建筑藝術展“重構烏托邦”、“此岸”系列公共項目、“生長力—上海浦江華僑城十年公共藝術計劃”、“超景觀LAND(E)SCAPE”、“將一只( )鳥從一座塔的塔頂放掉”展覽……華僑城為不同業態賦能,把文化旅游節辦成了豐富多彩而又干貨滿滿的節慶日。

  尤其是在特色小鎮和美麗鄉村項目的IP打造中,華僑城貢獻了四川安仁古鎮這樣的優秀范本,孕育出了安仁雙年展、安仁論壇、安仁文博大講堂、安仁旗袍展和實境劇《今時今日安仁》等一系列具有深厚文化學術底蘊的IP。

  更多的傳統城鎮也被導入“文化+”的相關產業。黃龍溪古鎮匠人藝術季、大鵬所城首屆深圳非物質文化遺產周、蔚藍古城藝術計劃、平遙國際攝影節和國際電影展……“牽頭人”華僑城帶動當地經濟轉型升級,讓城鎮居民切實感受到“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美好生活圖景。

 

  深圳非遺周 大鵬文化季啟動儀式

  人是節慶的制造者和享受者。賦予平常的日子以新意,在主題節日里創想美好生活,不僅是創造者的夙愿,也是享受者的所求。阿蘭·德波頓在《旅行的藝術》里寫道:“什么是旅行的心境?感受力或許是它最主要的特征。”在節慶活動里的感受力遠大于其本身。春節是形式,珍惜團聚的時刻才是目的;情人節是形式,感知愛和記錄愛才是企圖;文化旅游節是形式,讓生活有所期待和盼頭,從而獲得歡樂和幸福感才是終極奧義。

最新精彩評論:

匿名
評價:
表情: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需審核后才會公布,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福建时时票中奖结果